细听自然在鼓浪
来源:未知 发布者:温翠娴 时间:2013-04-22 16:33 浏览:

 细听自然在鼓浪

看了《乌篷摇梦到春江》这一篇美文,我有感于作者极为优美的文笔和富春江“天下独绝”的景色,便仿写写下这篇《细听自然在鼓浪》,来赞美祖国的大好河山、赞美大自然。

——前记

生长在广州、家乡在阳江的我,对于海并不陌生。每一次我看见海,从不会像北国的人们一样大呼大叫、大惊大叹;可是,直到我去年看见了鼓浪屿的海,我才开始敬畏起这我已司空见惯的大自然的一部分——海。

曾听说过鼓浪屿是一个很美的地方,美在她的异域风情,美在她的“慢”。于是,我开始憧憬着,在一个犹如西方古镇般的地方,随意慢步,看到了美便驻足,按下手中的快门,把这美的瞬间承载在由符码生成的图片上。

我一直向往着在鼓浪屿,眼中可以有装不下的美景;可是,直到我真正地到了那里,慢步在海岸边、沙滩上,才发现,那儿更美的,是大自然的音乐。

我始听,鼓浪屿的激昂,恐怕全在于她浪击礁石的节奏。远处的海浪并不大,一直翻滚着、积蓄着,来到岸边礁石旁后,变成了一个大鼓锤。海风像一只有力的手,拿起这大鼓锤就猛地敲在长满了生蠔的礁石上。鼓浪屿之所以被称作“鼓浪屿”,就是因为在岛的西南侧有一个特殊的海蚀洞,海浪击在上面还真像鼓锤敲在了鼓上,“咚咚”作响。眼望鼓浪石,耳闻鼓浪声,心中的澎湃被这激昂的节奏唤起,“欲上青天揽明月”的抱负在心中油然而生。

我还听,鼓浪屿的“慢”与“古”,也在于她浪拍沙滩的优美音符。还是那看似温柔的浪,前浪推后浪,一点一点地、毫不着急地涌了上去,拍在那松软的沙滩上,发出了清脆而悠然的“咕噜”声。有的浪退了回去,有的浪则消失在了沙滩上,原本的“咕噜”声变成了沙吸浪水的“咝咝”声。这时,又一个浪打了上来,拍在了沙滩上。周而复始,永不停息。正如浪水拍上沙滩的音符一样悠然的是鼓浪屿人的生活。虽然那个地区的经济飞速发展,但是鼓浪屿人的生活却一直如此自在,整个岛屿都被“慢”音符所熏陶着。沙滩是大自然地杰作,是海浪和石头共同的杰作,更是时间的杰作。看着岛上一幢幢外墙发黑的西洋建筑,听着浪拍沙滩的优美音符,心中不仅感到无比的舒适与惬意,还涌起了对时间的感叹,大自然地赞许。

我再听,鼓浪屿的活力,更在于她风吹树叶鸟儿鸣的和谐旋律。海风吹过,慢步在沙滩上的我惬意无比;海风吹过,岛上的树儿沙沙作响,如交响乐团开始演奏。这里,天上飞的,几乎都是白鹭。天使般的白鹭随着海风四处飞舞,不时发出的鸣叫声如歌谣般动听。风声、树叶声、鹭鸣声,生命的光采和活力似乎在这一刻焕发了。

我又听,听到的是鼓浪屿老人与后人的谈话,更是千年前郑成功在此操练水兵的指挥声、收复台湾凯旋的欢呼声。在我身旁,一位老人牵着一个看上去不足五岁的小孩的手,爷孙俩慢步在沙滩上。爷爷指着远处威武的郑成功石像,用闽南话嘱咐小孙子,似乎是要他认真学习,长大了要报效祖国,像郑成功收复台湾一样统一祖国。

这时,我感慨万分。远处海面上,似乎传来了当年郑成功操练水兵的指挥声,传来了郑成功和他的军队收复台湾胜利归来的欢呼声。我相信,不需太久,就能传来台湾同胞回到祖国母亲怀抱的庆贺声……

盛哉,鼓浪屿,细听自然心中撼,是祖国大好河山!